中国或许能救美国,但难救自己

浏览:807时间:2019-12-22
施化最近一段时间,中美两国领导人最头疼的问题,都同样是经济衰退。两国采用的对策也是类似的刺激经济。由于制度不同,美国无法垄断舆论,政府不得不正视危机,把危机描绘得很严重;中国的舆论一向被垄断,政府可以毫无顾虑地表示乐观,认为中国经济已见底回暖,扩大内需、振兴经济政策初见成效。而我个人的看法,中国或许能救美国,但难救自己。听起来有点奇怪,既然中国有如此强大的经济实力,强大到能救世界最大的经济体美国,为什幺不能救自己呢?这里面的关系很奥妙。先来看看美国主要缺什幺。这次美国历史最大的金融危机,严重损毁了美国经济赖以生存的金融体系。信贷资金非常短缺,信用危机空前深重。用一句话简单概括,美国缺钱。这里指的不是市场消费的普通钱,而是作为经济杠杆的流动资金。和美国相反,中国不缺流动资金。中国政府持有数额巨大的外汇储备,中国居民的储蓄率世界最高。中国缺的是市场,也就是消费产品的能力。很长一段时期以来,中美两国的相互依存,关系始终是这样的:美国买中国的产品,中国买美国的债券。中国高达百分之七十的产品用来出口,而不是本国消费。中国赚来的外汇无处可去,除了贪污和浪费,一般不用来反馈民间。这笔钱是中国政府的救命钱,如果随便花掉了,万一有什幺意外就无法应急。中国的庞大政府和党政系统需要钱,保证稳定的军队和公安需要钱。再说,如果把钱花到贫苦民众身上,无形中就抬高了劳动力成本,这是中国领导人绝对不愿意看到的。中国是外向型经济,劳动力成本过高,会失去在世界市场的竞争力。既不能花掉,又不能压在箱底听任贬值,购买美国债券几乎成了唯一解决。当然也可以在世界各地购买资产,但是那样的风险绝对大于购买美国政府债券。美国政客看到这一点微妙,所以一直和中国政府套近乎,垂涎三尺地盯着中国政府的外汇储备。在近日联邦预算案的讨论中,共和党参议员乔恩.凯尔为预算赤字的数额感到害怕和震惊。他说:“这个预算案给未来增添了更多的债务,超过从1789年华盛顿担任美国第一任总统到罗斯福总统,约翰逊总统,一直到上一任布什总统当政期间所有债务的总和。” 但美国下一财政年度的赤字是1.75万美元,仍旧小于中国的外汇储备1.95万亿美元。如果中国政府能够多少填补美国的赤字漏洞,无疑等于救了美国。现在就看腰缠万贯的中国政府下一步怎幺办。这一步决定非常困难,其困难程度几乎不下于“反腐亡党,不反腐亡国”。懂一点经济的人都知道,在美元作为国际货币的今天,美元持有者的命运无可避免地掌握在美元发行者的手中。中国即便不再继续买进美国债券,只要美国继续增发货币,令美元贬值,中国手里的外汇储备将要蒸发,最终还是进了美国人口袋。这笔钱放着不动是不行的,必须花到哪里去。据报道,为搞活农村流通扩大消费,从2月1日起,中国政府“家电下乡”政策从以往试点的10多个省区推广到全国。被列入家电下乡政策补贴范围的电器产品也从以往彩电、冰箱、洗衣机、手提电话四大类,增加了摩托车、电脑、热水器和空调等产品。据说,家电下乡全面推广,放大了农村7倍的购买力。从这里看出,他已经开始动脑筋花钱了。然而这仅仅是杯水车薪。占中国人口近70%的农村人口消费能力非常低。中国农民的消费率从最高点即1983年的32%下降至2007年的9%。在全国城乡居民消费总额中,农民消费所占比重从30年前的62%下降到2007年的25%。农村购买力放大7倍远远不够,况且家电产品对农民的需要来讲,也有点文不对题。哈佛大学校长萨默认为,一个自己的诸多需求尚未得到满足的国家,让1万亿美元从一个朝气蓬勃的地方流向一个成熟富有的地方,十分不智。上海与华盛顿特区气候相仿,但它的公立中学没有暖气,冬天走进一间教室,你会看到40个孩子,每个人都穿着厚厚的冬装,他们的呼吸在空气中形成白雾。北京的气候更像波士顿,冬天的傍晚,成千上万的人拥挤在马路牙子旁边,忍受着漫长的等待,奋力登上拥挤得令人绝望的公共汽车,然后在拥塞不堪的道路上度过数小时。这就是中国样本大都市。在甘肃农村,我看到18个初中女孩共用一间宿舍,肩并肩地像沙丁鱼般地睡着。 更好的学校、更多的公园、更完善的医疗保健、更清洁的空气和水、更畅通的城市下水道,中国都还没有,或者说还远远不够。在个人收入水平上同样如此。大工厂里工人的平均工资收入约160美元/月,耕田的收入还只有这一小部分。虽然大多数中国人觉得他们在前进,不过起点非常低。 尽管很需要花钱,但由于对未来不确定,中国人不敢花。中国到目前为止据有世界上最高的国民储蓄率,是令人惊愕的50%。相比较,印度的储蓄率约为25%,美国的储蓄率有时候为负数。这并不意味着平均每个中国家庭储蓄其所得的一半,大部分中国国民收入以外币的形式保存在国家手中。这些外币最终会以各种形式流回美国,不会花在中国人身上。美国有外债,却不担心有人来救。中国没有外债,却不知道该怎样救自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