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保华-从螺丝钉到钉子户

浏览:937时间:2019-09-06

【3月31日讯】重庆的“最牛钉子户”不但成了中国最热门的新闻﹐还上了国际媒体﹐CNN也有报导。别忘了﹐户主杨武是散打冠军﹐这是体育竞技项目﹐多少与奥运会有关。中国若禁止採访﹐那就公然违背先前自由採访的承诺﹐国际阻止如无国界记者组织应该出来呼吁抵制北京奥运。

从“钉子户”想到当年的“螺丝钉”﹐说明中国出现了巨大变化﹐是共产统治由极权到衰败所经历的必然过程。看到一篇评论文章说﹐“现代汉语词典”对它的解释是﹕“在城市建设徵用土地时,讨价还价,不肯迁走的住户。”查查自己手边的这本词典﹐果然如是。该词典1978年第一版﹐1996年修订。不知道这是九○年代“社会主义市场经济”后的新名词﹐还是老早有了。

至于“螺丝钉”﹐流行于六○年代初期﹐不但吹捧刘少奇“黑修养”﹐即“论共产党员的修养”中的“驯服工具论”﹐要求党员与全国人民做共产党的螺丝钉﹔后来毛泽东号召“向雷锋同志学习”﹐党更要求人民要像那个雷锋一样﹐做共产党的“小小螺丝钉”﹐接受共产党的任意摆布﹐完全没有自己的意志与生命。记得还有马屁音乐家为雷锋的那些鬼话谱写歌曲供全国传唱。

现在的钉子户﹐则是共产党的眼中钉﹐不同程度的刺向共产党身上或眼睛里﹐让它痛苦﹐让它很不舒服。“最牛钉子户”成了全国的崇拜对象﹐表明整个中国还潜藏不少程度不同的钉子户。他们有的可能会更牛﹐即使不牛﹐也有其他各种类型的﹐包括“软钉子”在内。

钉子户的日益众多并且“牛化”﹐表明民众维权意识的提高。这是中共贪官污吏横徵暴敛的必然结果﹐是中共在自掘坟墓。当然﹐也是中国各地维权人士努力耕耘的结果。

在众多的社会反映中﹐我最重视的是由北京柯立科文化传播有限公司﹑嘉华音乐工作室出品﹐由慕容萱(萓﹖)演唱的“血染的风采”拆迁版。歌词的生动及场景的配合﹐体现了中国民间艺术的生命力与张力﹐特别是他们的勇气。尤其是听到那熟悉的曲调﹐谁说中国民众忘记了六四﹖它也说明﹐不管是六四还是维权﹐它的原因都是一样的﹐那就是中国一党专政制度给人民带来的苦难与鲜血﹐人民是越来越无法忍受了。最后那个“共和国的旗帜上有我们血染的风采﹐共和国的土地上有我们付出的爱”时﹐镜头出现杨武与吴苹那个悬崖峭壁上孤楼所挂出的五星旗﹐让音乐充满着反讽。

钉子户所起的作用﹐也许就像民间流行的“打小人”那样﹐你一钉﹐我一槌﹐最后大家给共产党钉上棺材板﹐为它送终﹗

但是就此“最牛”事件来说﹐已经引起它应有动员作用后﹐适当时候应该寻找妥协的机会而落幕。因为对共产党的流氓残暴本性应该要有认识。落幕后还须提防共产党的秋后算帐。因此除了继续维繫与中外媒体的关係﹐还应在能力範围内﹐为附近民众做些公益慈善事业﹐感谢他们的支持。群众是力量的源泉﹐是孤楼不孤﹑吾道不孤的根本原因。

版权所有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