祝振强:中国究竟有多少好「幼齿」的官员

浏览:365时间:2019-09-11

浙江永康、福建安溪、贵州习水、山西略阳、河南永城……如果勾勒一幅好「幼齿」官员分布详细地图的话,仅仅以曝光出来的官员姦污幼女丑行地点来看,这个鸡形的土地上,东南西北中,恐怕也可算得上是遍地开花了!

中国的食品安全问题花样繁多,穷极了人类的智慧和想像。而今,官员们以他们的实践,同样穷极了人类的智慧和想像,超乎了几乎历史上出现过的所有丑行劣迹——如此大规模姦污幼女,成风成习,成为一种普遍的爱好、时尚,恐怕还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!即便是最残忍的刽子手、屠夫以及人类社会的公敌,恐怕也不会做出如此背离人类社会基本行为底线的决绝之事体。

此次官员丑行被曝光,民众和媒体抓住了一个法律词彙「嫖宿幼女」罪不放,主攻的方向,已然由无力的嘲讽,转向法律条款的存废。这固然是民众与媒体的无奈之体现,但在我看来,这样的诘责、追问,实际上是对丑行劣行的些许麻木,实际上是使这件本来很严重的事情被轻描淡写、被改弦更张了。道理很简单,即便是废除「嫖宿幼女」罪,设立更加严厉的「姦污幼女罪」,就能阻止官员们集体姦污幼女成风的官场流行做派吗?即便有这幺一个保护未成年人的罪名,就能保证依法行事吗?就能保证众多未来的幼女可以避免被糟蹋的运命吗?

「嫖宿幼女」罪也好,「姦污幼女罪」也罢,创设这个罪名时的假想敌、罪犯,恐怕根本不是针对大小官员的,根本不会有人想到针对大小官员,而是,针对穷凶极恶、铤而走险的暴徒、亡命徒的。现在的情形是,我们的一些官员,人前人模狗样、道貌岸然,满口大道理髮号施令,人后却连穷凶极恶、铤而走险的暴徒、亡命徒都不如。对这样的人类渣滓、人类双面恶鬼,你指望能靠变更、设立个把法律条款就能制止其丑行劣行,这岂不是幼稚可笑的吗?

自上个世纪90年代以降,藉着「稳定压倒一切」、「讲政治」的烟幕弹做掩护,事实上的官员逐步地、变本加厉地成为世界、地球、宇宙中的不受法律限制、不受道德制约、不受人类伦理匡束的群体,已然在中国的土地上成为事实。用中性些的词彙形容,这叫官本位。其背后蕴含着甚幺、意味着甚幺,实际上是甚幺,恐不必做过多解释。不是吗,抓出一个地方诸侯,竟然被曝出贪腐近百亿美元!试问,这个地方诸侯算是中国现今最大的贪官吗?若不是,那谁才是中国最大的贪官?

官员在政治上的抱持超越了法律,法律已然对官员的实际作为失效;官员经济上的实力超越了国家资材、国库库存,在个人作风、偏好上、性趣上花样翻新、「积极进取」、「开拓创新」,难道还不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吗?

起初是情人,估计这情人还算是有「情」的,当然不会人数太多。后来是二奶、是小三,再后来,是滥交,是性对像无数……接下去呢?若你是这个地球上的男性,你的性趣、性指向已然到了这个阶段,甚幺情人、二奶、小三、性对像无数,都已是过眼云烟,你说说,你下一步的「开拓创新」,「积极进取」,还能是甚幺?你淫邪、淫蕩的眼光,焉能不瞄向未成年幼女?

这是人类不受束缚、限制、制约的悲剧!这是人性慾望为所欲为、无法无天的悲剧!这是民众、社会、法律皆奈何不得流氓当道的悲剧!这是藉着「特色」之藉口使官员成为特殊公民、特权阶层的悲剧!

这,同样也是人作为一个物种、一种生物、一种动物的悲剧!

除非我们从现在起,不再要任何文明道德,不再要任何历史过去,不再要任何前途未来。如此,我们可以对未成年人、幼女下手,我们可以任凭慾望干尽一切事体;我们可以闭上眼、任卑劣的冲动操遍世界——当下一些官员的所作所为,实际上已然走上了这样的路途,且在一路狂奔。

姦污之路路漫漫其修远兮,流氓官员上下左右时刻都在掏家伙。

在此类官员令人类、令世界、令地球、令宇宙瞠目结舌的「实践」面前,那些至今还在瞎扯淡罪名与否、量刑与否的所谓专家、学者们,你们还是省省吧!无数幼女的下体被撕裂,还在血流不止呢!那些被引入「嫖宿幼女」罪迷津的媒体、愚民们,你们还是省省吧!等到有权改掉这个罪名的人士开恩开口,殊不知他们会在背后窃笑你们的愚钝、癡呆!

我关心的是:现今中国,究竟有多少好这口「幼齿」的官员?究竟有多少已然姦污幼女、又正在逍遥、永远逍遥的官员?究竟有甚幺力量能够阻止下一波官员在风头过后,继续在幼女身上发洩他们的淫慾、乱欲?

——转自作者博客